您現在的位置:新青網 > 時政要聞 > 內地新聞 >

山西蒲縣強令村民10天內賣羊 村民趕羊逃離(圖)

來源:鳳凰網 責任編輯:且聽風吟 發表時間:2016-08-09 11:05 

 

蒲縣黑龍關鎮養羊農民楊元眼用賣羊后空下的羊圈養起了雞。中國青年報·中青在線記者胡志中/攝

原標題:山西蒲縣“限期十天賣羊令” 碾碎農民致富夢

“鎮上要封山禁牧,限我10天內必須把羊賣掉,否則就要罰款”

7月11日,農民陳齊(化名)決定“豁出去了”,他要趕著羊,逃出蒲縣。

陳齊是山西省臨汾市蒲縣黑龍關鎮的村民。5年前,他因為腰傷嚴重不再外出打工,開始在村里靠養奶羊過活。經過5年的苦心經營,奶羊的數量從最初的30多只發展至如今的150多只,陳齊心里高興,覺得日子有了盼頭。

然而,今年6月,村主任的一個來電,幾乎碾碎了他想靠養羊致富的念頭,陳齊整個人都變得惶恐起來。

“鎮上要封山禁牧,限我10天內必須把羊賣掉,否則就要罰款。”陳齊說,突如其來的“賣羊令”,令他無法接受,“封山禁牧查的是山羊,我養的是奶羊,都是在荒地、河灘里放,又不進林子,為啥也要賣?”陳齊告訴記者,雖然奶山羊是山羊的一種,但一上山就自己往下走,主要吃草籽。

然而,村主任、護林員還是一次次催他賣羊。沒過幾天,他被告知,查羊的人已經到了鎮上,“你想辦法吧”。

“我除了養羊干不了別的。”在陳齊眼里,這些羊就是他的命。

再三思量后,他回家打好了鋪蓋卷,帶著老伴兒、兒子,趕著羊,躲進了蒲縣周邊的山里。“出了蒲縣地界,只要在其他縣封山禁牧區以外的地方放羊,人家并不管。”陳齊說。

當中國青年報·中青在線記者輾轉聯系到在山里放羊的陳齊時,一家人和羊已經在外躲了26天。據陳齊說,目前他們和羊蝸居在幾間廢棄的連排土房中,屋小頂漏。那里曾被用來養殖孔雀,沒有羊圈,人吃的水要靠騎三輪車下山拉。

“實在忍不了了,和羊住一起太臟太臭,現在雨水多,屋子還漏水,整日就是在泥里過活。”陳齊告訴記者,自己的腰疼病犯了,疼痛難忍。因為山上可飲用的水源不多,房子又小,不少羊現在水土不服,上火起了口瘡。

“你能不能幫忙問問,讓我們回去?”陳齊一家想要回家,又怕被查,“現在實在不是賣羊的時候,如果確實不讓放,至少讓我們熬到秋后,羊價起來些馬上賣,以后再不養了。”

和陳齊一樣,蒲縣農民席全保也接到了鎮上要求10日內賣羊的通知。

據席全保回憶,2014年縣里鼓勵農民發展養殖業,他和外甥張建平因此萌生了養羊致富的想法。當時縣里還出了鼓勵政策,養羊戶可攜相關手續在農村信用社辦理貸款。席全保家拿出5萬多元積蓄,又辦理了5萬元貸款,還向親戚朋友湊了兩萬多元,建起羊圈,買回80多只羊,成立了蒲縣建鑫種植養殖專業合作社。

兩年多來,盡管羊價并不盡如人意,可羊養得不錯,席全保也干勁正足。然而,鎮里通知他開的一次會,讓他傻了眼。

“鎮上要封山禁牧,限制我10天內必須把羊賣掉,后來又交代要一周內賣光,否則就把羊拉走,還要罰款。緊接著沒幾天,鎮政府、林業局就有人到了家里,催我賣羊。”席全保說。

席全保想不通,他養的羊大多都是綿羊,又有正規的合作社手續,“為什么必須賣掉呢?”

他找到鎮里,提出將綿羊圈養,保證不在野外放牧,也遭到拒絕,得到的答復是:“圈養你肯定不達標,就不要想著圈養,想辦法趕緊賣”。

為什么要限期賣羊

近日,記者在蒲縣走訪時了解到,不少村莊的養羊散戶都接到過通知,有的還被叫到鎮里開會,限期10天內賣掉羊。

記者在一份蒲縣關于加強封山禁牧的通告中看到:“嚴禁任何人在野外放牧山羊”“凡在野外放牧山羊的,每只羊處以100元的罰款,并限期變賣處理”。其中明確指出,“禁”的是山羊,而未將綿羊等品種劃入禁養范圍。

然而,記者在對蒲縣黑龍關鎮南灣村、化樂村委柳溝村民小組、黃家莊疙瘩村、西溝村委高那凹村民小組、黑龍關鎮碾溝村前屯里和后屯里等多個村莊的養羊戶走訪后發現,除養殖山羊的散戶外,絕大多數養殖綿羊等其他品種羊的養羊散戶也都接到了鎮政府、村委會限期10日內賣羊的通知。

對縣里的做法,不少養羊戶抱有疑問:為什么縣里兩年前鼓勵養殖,如今卻要限期賣羊?縣里的封山禁牧公告寫明了嚴禁在野外放牧山羊,并未涉及綿羊等羊種,為何綿羊養殖戶也被通知要限期賣羊?

針對以上困惑,記者向蒲縣林業局了解情況。該局副局長張強告訴記者:“蒲縣全行政區域都是封山禁牧區,沒有牧業用地或者牧草地,都不能散養羊。”

據張強介紹,蒲縣屬于呂梁山生態脆弱區,縣域東面是黃河一級支流興水河的發源地,縣域西面是殘垣溝壑區,基礎條件不適合在野外放牧,生態承載能力有限。該縣封山禁牧工作并非一時興起,早在2000年就已展開。

蒲縣新聞辦提供的資料顯示,禁牧10多年來,蒲縣全縣林木覆蓋率從2000年的31%提高到現在的53.5%。近年來,蒲縣部分群眾放養山羊的現象出現反彈,野外放牧毀林事件時有發生,對蒲縣造林綠化工程和“兩個十萬畝(十萬畝核桃、十萬畝馬鈴薯)”富民工程形成威脅,特別是由此導致的植被破壞、水土流失問題有所抬頭。

“老百姓都知道在封山禁牧區放牧不對,可是養羊戶內心并不認可。”“對于圈養,2014年蒲縣出過封山禁牧的實施細則,里面明文規定,符合規模的圈養,政府可以在棚圈建設等方面給予適當補貼。”張強說,之所以讓部分綿羊養殖戶賣羊,主要是因為很多農戶散養綿羊達不到縣里規定的養羊標準,比如圈舍不配套、飼料儲存條件不達標等,“這個肯定要取締”。

對此,山西農業大學動物科技學院院長劉文忠教授說:“首先要明確兩個概念,封山禁牧是針對規劃的林地、草地禁牧,對于除此之外的農田、草地、坡地等不算林地的,不應該屬于封山禁牧區,可以放牧;山羊的脾性是放牧為好,綿羊圈養效果要比山羊的好,但也并非山羊就不可以圈養。”

價值9萬多元的羊,被兩萬多元賤賣

關于綿羊養殖戶所說限10天內賣羊的事,張強表示,自己并未聽說這一說法。

“我們會給老百姓一定的期限,疏堵結合,我們有個專項行動文件,行動為期4個月。人們所說的10天賣羊或者7天賣羊,應該是摸底時間,最后才是行政強制執行。”張強同時表示,基層工作要落實,“基層干部會通過各種方法(來解決)”,避免上面安排下來的工作出現“令不行禁不止”的狀況。

記者在蒲縣林業局看到了這份《關于開展“封山禁牧專項整治行動”的通知》。專項行動從2016年6月23日起到10月31日結束,分3個階段實施:6月23日至6月30日為調查摸底階段;7月1日至9月30日為集中整治階段;10月1日至10月31日為鞏固提高階段。其中在整治重點中明確寫道:“對羊群品種不適宜圈養,不具備養殖條件,既沒有充足的飼草,又沒有標準圈舍的養殖戶,必須限期取締。”

“有的老百姓10天內賣了羊,是因為封山禁牧不讓放了,他覺得早晚也是個賣,索性就賣了。”張強說,“現在有些養羊戶,羊價漲的時候他往里買,羊價跌了他又舍不得賣,養了幾年賠錢賠得不行,政府現在讓賣,就賣了算了,大部分養羊戶都是這種心理。”

對于張強的說法,不少養羊戶并不認同。在此次的事件中,養羊戶最難接受的就是不得不把羊賤賣,難以承受經濟損失。

據記者采訪了解,近年來受市場因素影響,羊價確實不高,但是不少養羊戶表示,無論價格怎樣變化,他們都不會選擇在夏季賣羊,一般要等到秋季才賣。到那時天氣轉涼,羊肉市場較好,羊價也會有所上漲。

蒲縣周邊的羊販子很多從電視上看到限期賣羊的消息便聞風而來,席全保說:“他們把價格壓得很低,七八百元一只的羊,二三百元就收走。”

眼看進價1000多元一只的綿羊,在鄉鎮干部的督促下,被羊販子以均價不到300元的價格成車收購拉走,那一刻,席全保覺得,自己靠養羊致富的夢想徹底破滅了。

席全保早在兩年前就已價值9萬多元的羊,在幾天之內,被兩萬多元賤賣。得知席全保賣羊的消息,當年曾為他借款、放貸的人,紛紛找他催債。為了還錢,如今他已出門在外打小工多日,他說:“不管咋樣,借的錢總得還。”

蒲縣西溝村村民趙勝林養的羊,是此次封山禁牧的“主角”山羊。60歲的趙勝林2014年開始養羊,家中養了130多只山羊,其中有20多只還沒斷奶的羔羊。

他說,最近羊販子在村收羊數量大,整車整車地拉。知道趙勝林急著賣,收羊的時候羊販子絲毫沒留給他討價還價的余地,“100多只成羊一共才賣了兩萬多元。”

“家里剩下的20多只吃奶的羔羊,羊販子不要,留在院子里,沒幾日就都餓死了,老伴兒心疼得吃不下飯,天天哭。”趙勝林說,沒想到,養羊白受了3年罪,還賠了錢。

對于養羊戶提到的經濟損失,張強表示,搞養殖需要承擔政策、經營、市場三方面風險。

“就像過去挖煤的黑口子,投資3萬元買了發電機,供電局把你的電掐了,你說讓你再干幾天,把3萬元再掙回來,可能嗎?不可能。”張強舉例說。

“封山禁牧其實是利益再調整,少數人通過散牧羊獲得了利益,卻犧牲了生態,犧牲了大部分人的利益。”張強說,“如果站在生態建設的高度看的話,這一切都好理解了。”

蒲縣一名護林員向記者證實,他所在的村有4個養羊戶,督促賣羊的事由他具體負責通知:“鎮政府、縣林業局都給我們開了會,讓挨家挨戶全得說到,一個禮拜內必須賣(羊)。”在他通知大家賣羊之后,其中養殖山羊的兩個養羊戶為了躲避賣羊,趕著羊去了外縣,說是等8月底羊價起來,賣了再回來。剩下的兩戶盡管不想賣,但還是按照通知在規定日期內賣掉了羊。

記者從蒲縣新聞辦了解到,在此次蒲縣開展的封山禁牧專項行動中,全縣摸底共有散養山羊2.7萬余只。截至目前,遷移出售2.4萬余只,現保留符合圈養條件的20余戶、3000余只。

達到縣里圈養標準配套至少需15萬元,散戶拿不出

那么,蒲縣的養羊戶為何不把羊留下走圈養這條路呢?不少養羊戶向記者表示,縣里定的圈養標準太高,他們根本達不到。

張強告訴記者:“蒲縣還是倡導畜牧業的,但是要求必須有規模的圈養,什么東西都需要規范。散養羊形不成規模,最終老百姓得不了益,所以政府通過上規模、上檔次的圈養標準真正把畜牧業規范起來。”

記者通過縣新聞辦從蒲縣畜牧局獲知,該縣養羊的圈養標準為:養殖羊數量要達到100只以上,其他標準均須達到國家相關規定。縣里同時要求,圈養羊需要配套建設廠房、消毒室、清除池、堆糞廠,以及必要的附屬設施等。依照這一標準,除了買羊錢,圈養羊的配套設施投入需要20多萬元,最低配套標準需15萬元。

記者在采訪中看到,很多養羊散戶都存在貸款養羊或借款養羊的情況,要令其購買、飼養上百只羊,再花15萬元建圈養設施,這樣的要求對于他們來講很難達到。

關于羊的圈養標準,劉文忠介紹,國家提出規模化養殖,應該是以點帶面,逐漸引導散戶向規模化、集約化發展,最終由地方政府出規劃形成園區模式。對于蒲縣畜牧局所提供的圈養標準,劉文忠表示:“不知這個標準從何而來。”

對于養羊戶提出的牛和羊一樣都是食草動物,為什么只管羊不管牛的問題,張強告訴記者,目前來講,牛對生態的破壞輕一些,蒲縣也有養牛的傳統,容易圈養;山羊則天生就適合在野外放牧,綿羊必須圈養,否則會對水源造成污染。

“養羊確實會破壞植被,尤其是山羊。”山西省農科院畜牧所副所長陳哲告訴記者,對于蒲縣畜牧局所給出的圈養羊的標準,如果不是承擔了省、市或者農業部、科技部的某些特定項目,其中對于種群數量有所限制,農戶是可以養羊的。

據知情人士透露,蒲縣有關部門正和相關科研單位接觸,有發展養牛業的意向。

《山西省封山禁牧辦法》中明確規定:“封山禁牧是指縣級以上人民政府對劃定的林地、草地等區域進行封育并禁止放養牛、羊等人工飼養的草食動物的管護措施。”“應當堅持統籌規劃、以封為主、禁牧與圈養、恢復生態和保護農民利益相結合的原則。”

截至發稿前,記者還陸續接到蒲縣養羊戶的電話。有的在電話中再三說自己在賣羊那幾日的痛苦回憶。有的則在詢問,縣里最近是不是查得不緊了?能不能回村養羊?還有人問,他的羊是賣了,可還有別的散戶扛著沒有賣,縣里是不是還會管?

來源:中國青年報

    發表評論
    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,嚴禁發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動的言論。
    評價:
    表情:
    驗證碼:點擊我更換圖片

    圖文推薦

    • 江蘇一女大學生離奇失蹤 返校途中關機失聯
    • 習近平訪美翻譯被認出:中學成績一直班上前三(圖)
    • 退役女兵遭瘋搶 13名女兵個個顏值爆表平均年齡22歲
    • 湖南“比基尼戰隊”與游客水上“開戰”
    • 鄭州比基尼美女上演摸魚大賽
    • 湖北美女穿黃金比基尼走秀 一套價值上百萬
    • 中紀委通報罕見使用8個新表述:趙少麟到底干啥了?
    • 原軍委副主席郭伯雄被除黨籍 郭老虎被抓釋放出什么信號
    • 東莞市民街頭抓魚 多地“水浸街” 河源市委書記上街幫忙推車

    關注排行榜

    日排行榜 周排行榜
    關于我們- 聯系我們 - 合作服務- 友情鏈接 - 網站地圖海外醫療
    Copyright © 2010-2018 新青網 版權所有
    京ICP備:14001513號 京公網安備:11010802020992號
    开奖最快的时时彩网站